宫颈癌——名副其实的「女性健康杀手」

宫颈癌(cervical cancer)被称为「女性健康杀手」,绝非浪得虚名。

全球范围内,发生在女性身上的恶性肿瘤中,宫颈癌的发病率位居第四,仅次于乳腺癌、结直肠癌和肺癌,每年新发病例约 530, 000 例。死亡率同样位居第四,每年导致死亡约 270, 000 例,尤其在 15-44 岁的女性中,其死亡率更达到第二位,所造成的疾病负担不容小觑。

相比发达国家和地区,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的宫颈癌发病率和死亡率均较高。在我国,宫颈癌是最常见的妇科恶性肿瘤,且发病率不断上升。

从 1989-1990 年到 2007-2008 年,其年龄标化发病率(ASIR)从 2.79/10 万增长至 8.53/10 万,年龄标化死亡率(ASMR)从 1.94/10 万增长至 2.25/10 万。

2013 年,我国新发宫颈癌 10.1 万例,死亡 26, 400 例,ASIR 达 10.3/10 万(城市和农村分别为 10.1/10 万和 10.5/10 万),ASMR 达 2.62/10 万(城市和农村分别为 2.4/10 万和 2.9/10 万)。

2015 年新发 98, 900 例,死亡 30, 500 例 。另一方面,宫颈癌的发病正逐渐呈现出年轻化趋势 ,2015 年数据显示,在我国 30-44 岁的女性中,宫颈癌高居新发恶性肿瘤第二位 。

HPV ——冷血无情的「中青年女性致癌元凶」

但与其他确切病因仍是未解之谜的恶性肿瘤相比,宫颈癌有其特殊之处,它是目前唯一病因明确的恶性肿瘤,人乳头瘤病毒(human papillomavirus,HPV)就是宫颈癌最主要的致病元凶 。

HPV 是一种无包膜的双链 DNA 病毒,通过生殖道皮肤、黏膜的接触和体液传播。在 200 余种已知的基因亚型中,约 40 种与生殖道感染有关,其中十余种与 CIN 和宫颈癌发病密切相关,被称为高危型(致癌型)HPV 。

研究发现,约 90% 的宫颈癌前病变(CIN) 和 99% 以上的宫颈癌中都存在高危型 HPV 感染,确凿地证实了 HPV 是宫颈癌之罪魁。尽管多数 HPV 感染是一过性的,但持续感染高危型 HPV 1-2 年,则预示有进展为高级别 CIN 或宫颈癌的风险 。

对大多数人来说,疾病发展隐匿而缓慢,从初始感染至罹患宫颈浸润癌可能需经历5年以上的时间。

HPV 感染不仅「无形」,而且普遍。美国一项研究显示,有性行为的男性和女性一生中感染 HPV 的几率高达 85%-90% 。

一项基于中国 37 座城市 15-60 岁性活跃期女性的宫颈癌筛查研究证实,我国女性 HPV 感染率高达 21.1%,即意味着平均每 5 位中国女性中就有 1 位感染高危型 HPV。

另一项多中心宫颈癌筛查研究进一步表明,我国女性的 HPV 感染率按年龄呈「双峰」分布,第一高峰约为 17-24 岁,第二高峰约为 40-44 岁 。

这些冷冰冰的数据不禁令人唏嘘,尽管规范化的定期筛查已经普及,HPV 感染和宫颈癌依然来势汹汹地威胁着广大女性的健康。

我们有何武器能够自御?

HPV 疫苗——防控宫颈癌的最佳武装

答案不言而喻——病因明确是宫颈癌的致命弱点,对于病因明确的感染性疾病,一级预防是最有效的防控措施。 

HPV 疫苗的问世,让我们真正可以从源头上阻断 HPV 感染,使宫颈癌成为首个能够以疫苗进行预防的恶性肿瘤。人类在针对丙型肝炎病毒(HCV)、人类免疫缺陷病毒(HIV)等的疫苗研制中屡屡碰壁,但在 HPV 疫苗上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功。

2017 年世界卫生组织(WHO)发布《HPV 疫苗:WHO 的立场文件》,呼吁「HPV 疫苗应作为宫颈癌和其他 HPV 相关疾病综合预防策略的一部分」。

目前我国大陆地区仅上市2价、4价HPV疫苗,预防宫颈癌的有效性达70%。

有条件的内地居民,依然可以赴我国港、澳、台地区接种9价HPV疫苗,预防宫颈癌有效性达90%。

预防9价HPV疫苗,详见新山医疗官网